故事窩

當前位置:主頁 > 幽默故事 > / 正文

陳佩斯的“尷尬”里,有喜劇的真諦

2021-05-25 08:51:15130 ℃

  原標題:陳佩斯的“尷尬”里,有喜劇的真諦

  梅生

  “尷尬”中的真知灼見

  《金牌喜劇班》

  央視等平臺近期播出的喜劇傳承類綜藝節目《金牌喜劇班》,陳佩斯穩坐于導師席C位,彰顯他在中國喜劇界的分量,只是處境有些“尷尬”。分班考核期間,另外兩位導師點贊的幾個節目,被他指出不足,引來不少選手甚至主持人的牢騷;首期節目結束,只有他暫時沒有招到學員;班內小考階段,他在喜劇理論課堂上無保留地“輸出”六個小時的干貨,可是學員們不怎么買賬。

  陳佩斯的發言屬于直抒胸臆,沒有配合節目組制造效果。對于“難堪”的局面,他也沒去主動化解,而是坦然面對。他從自身的喜劇創作與實踐經驗出發,心平氣和地向熱愛喜劇表演的年輕人傳道、授業、解惑,道出優秀喜劇創作與表演的秘密所在:套用“戲劇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”這句話,喜劇應該“追求邏輯,打破邏輯”,形成與生活的“差勢”。

  “喜劇是戲劇,是創造笑聲的戲劇活動?!薄皠∈鞘裁??人物、情節的沖突?,F在沒有放在沖突上,而是放在了才藝上?!薄跋矂〉狞c有些隨意,不是很結結實實地從性格里、事件里去生成,想強調的包袱多了一些?!薄安灰宋覀冄莸氖鞘裁?,這是根兒。用最好的行為狀態、創作狀態來贏得觀眾的笑聲,才是最好的?!?/P>

  縱觀陳佩斯在《金牌喜劇班》里的言論與表現,可謂標準嚴苛、態度嚴肅、理論嚴謹,充滿真知灼見,體現大師風范。他看重包袱的效果,更在意全劇的結構。此種整體與局部兼顧、既觀照社會又超越生活的創作要求,對大多數選手來說難度頗大。不過陳佩斯也沒奢望他們能夠馬上領悟、消化他的肺腑之言,繼而用于喜劇創作,他也是借助一部部作品,通過多年的摸索,才慢慢形成系統的喜劇理論。

  電影

  從尊重生命韌性出發

  當下的喜劇市場讓人眼花繚亂,但絕大多數創作不值一提,稱不上作品。它們或者被“凡爾賽”附體故作高姿并不好笑,或者追求粗俗“下三路”段子流于淺薄,或者像時下許多晚會小品般“悲頭喜尾”,觀眾剛看開頭便猜到結尾,真正的“人間喜劇”漸無位置。陳佩斯的喜劇,一直實實在在落地人間、扎根民間。

  由他主演或導演的喜劇,無論是留在國民記憶深處的小品,還是影視劇、短片、話劇,多數以小人物、小視角窺大時代、大社會,貼近現實,貼合民生,諷刺的幽默笑料十足,悲憫的人文情懷深沉。精神氣質層面,它們甚至與卓別林的電影相通,有“摩登時代”酸辣的“淘金記”,也有照耀“流浪漢”的“城市之光”,能讓普通民眾既開懷大笑又若有所思——他在《金牌喜劇班》拋出的“喜劇的起源,與痛苦有關”,說明好的喜劇,一定是笑中帶淚、悲中見喜。1979年,龍套演員陳佩斯首度挑大梁,主演了王好為執導的《瞧這一家子》。他塑造的話劇演員由于讀書不多、學藝不精,鬧出不少令觀眾會意的笑話。四年后王好為拍攝《夕照街》,又找他出演了一個游手好閑的年輕人,他的口頭禪“拜拜了,您吶”,一度成為全國流行語。

  兩部影片均以喜劇手法,描摹改革開放初期京城普通市民生活與精神面貌的變化,夾在《小街》《牧馬人》《巴山夜雨》等一批追溯創痛的傷痕電影之中,顯然屬于異數。不過正是異類屬性,讓它們殺出重圍,廣獲觀眾追捧,因為中國老百姓已經與歡笑好久不見。

  話說市井家常的兩部影片讓觀眾覺得真實有趣,還因陳佩斯所飾人物的父親,均由他的父親——知名電影表演藝術家陳強出演。兩人真實的父子關系搬到戲里,增加了鍋碗瓢盆碰撞的質感,讓喜劇矛盾更富生活氣息。陳強與陳佩斯大概意識到了這點,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父子檔乘勝追擊,推出了包括《父與子》《二子開店》《傻帽經理》《父子老爺車》《爺倆開歌廳》在內的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系列倫理喜劇。

  五部影片用對比、錯位、反差等手法,制造出喜劇效果。爺兒倆圍繞兒子參加高考、干個體戶開店、赴深圳特區掙錢等事件,演繹傳統父子關系的同時,也將父權解構,父親的很多行動受制于兒子,不再具有權威性與嚴肅性。但父子身份的變化甚至對調,是放置在時代語境而非家庭內部探討,很多時候是為了活得更有尊嚴、更為體面的不得不為,側寫出社會轉型期的亂象和民生百態,頗具諷刺意味。在《傻帽經理》中,兒子做“老板”父親來“打工”,父子身份時不時就會顛倒,爺兒倆為了能讓旅店正常運營,不被亂收費、亂罰款,都變成了“孫子”。

熱門圖片
最近更新

Powered By 故事窩 津ICP備17010653號-1 網站地圖

陕西快3_陕西快三登录_陕西快3手机版